<code id="4u8c8"></code>
<noscript id="4u8c8"></noscript>
<tt id="4u8c8"></tt>
<center id="4u8c8"></center>

您現在的位置: 深圳人才工作網首頁 > 人才資訊 > 返回首頁>>

深圳醫院張金輝榮獲“深圳好醫生”稱號

來源:南方醫科大學發布時間:2018-10-25

求醫無門的病人,他收;

難度巨大的手術,他做;

別人不敢冒的風險,他擔;

大家問:張主任,您難道不怕手術失敗,壞了名聲嗎?

“在生命面前,我的名譽不算什么!”

他,是張金輝,南方醫科大學深圳醫院普外科主任。

張金輝說:我并非視“名譽”為糞土,只是作為一名醫生,我的每個決定都關系著病人的生死,如果我因為個人名譽,懼怕失敗,那將錯失多少生命!只要有一絲機會,我都會去抓住,去挑戰。

他,是手術室的“戰神”,手起刀落,精準切除病灶,屢次成功挑戰外科界的“珠穆朗瑪峰”,完成上百例肝移植;

他,是患者心中的“男神”,當你在生死線上徘徊,在死神面前顫抖,在外輾轉求醫被拒時,總能在他這找到“溫暖”。

8月19日,首個“中國醫師節”,深圳評出了10位首屆“深圳好醫生”,張金輝主任榮譽當選。



今天來看看手術室“戰神”的故事——

因為“年輕”,患者心存疑慮“不辭而別”

“戰神”來到深圳之初,并非一帆風順。

2016年的一天,28歲的方悅(化名)來到了張金輝的門診。在此之前,她已經被“膽疼”折磨了十幾年。

從高中起,她就經常感到腹痛,一痛起來,全身直冒冷汗,差點在地上打滾。每次上醫院檢查,她都被診斷為“膽結石”,可是每次治療完,很快又復發了,反反復復十多年。

這次在南醫大深圳醫院,方悅又做了檢查,影像結果還是提示“膽結石”。張金輝仔細觀察了片子,發現膽管擴張十分明顯,結合方悅的年齡和性別,他想到了一個可能在她出生時就有的病——先天性膽總管囊腫。

這個病,又稱為膽總管擴張癥,是常見的一種先天性異常,女性“中招”較多,占了60%~80%。

雖然是自娘胎就有的病,但在嬰兒、孩童時期卻很難發現,慢慢長大了,往往在20多歲時,因為長時間膽汁流動不順暢,才出現明顯癥狀:腹痛、腹部包塊及黃疸,也有可能出現像膽結石一樣的“膽疼”。

正因為和膽結石癥狀類似,這種病很容易被誤診。

出現癥狀后,如果不及時處理,有可能會引發癌變,發展為膽囊癌。

被折磨了十多年,終于有人說清了病因,方悅就像一個苦苦掙扎的溺水者,突然抓住了一個泳圈。

然而,她很快又沉入了“水底”——看完門診就不知所終,再也不見人。

消失多時,她深夜發來求救短信

直到一天的深夜,張金輝的手機收到了一條求助的短信:“張主任,請你救救我……”

他趕緊回撥過去,正是消失了很久的方悅。

一通電話下來,張金輝才知道,離開醫院之后,方悅很快就去了廣州做手術,“因為對新開的醫院心里沒底”。

沒想到在廣州,手術竟然做“糊了”,引發各種并發癥,方悅被轉入ICU治療一周,依然沒有好轉,持續高燒不退,身上出現各種“漏”。

為了尋找轉機,家人又給她聯系了香港一家私家醫院,轉到香港繼續治療。

香港醫生診斷,她的膽路沒有被縫合好,建議連夜開刀進行第二次手術補救。

方悅一聽就崩潰了,當時她身上插滿了各種管子,高燒不退,身體十分虛弱……

方悅拒絕了手術,躺在病床上,絕望睜著眼睛直至深夜。

突然,她想到了張金輝——那個最初給她帶來曙光的醫生。

她連夜翻出名片,給張金輝發去求助短信……

他沒有在意這次背叛,待她如同親人

接到張主任的電話,方悅的心情五味雜陳,既為當時的猜疑過意不去,又希望張主任能再好心“救救她”。

幸運的是,電話那頭的張主任沒有任何責怪之意,反而耐心地聽她哭訴,并很快給她吃下一顆“定心丸”:放心,我會為你繼續治療。

第二天,方悅就離開香港,返回深圳,入住南方醫科大學深圳醫院病房。

“對付先天性膽總管囊腫,最好的辦法就是做外科手術,讓膽汁重新流向腸道,以免往上“逆行”,導致上行性膽管炎。同時,還要切除擴張的膽總管,防止日后癌變。”張金輝跟她解釋。

可是,此時的方悅十分虛弱,已成驚弓之鳥,一提到手術就渾身打哆嗦……

再三思慮和商量之后,張金輝決定不考慮手術,提出了保守治療的方案:用藥物控制住炎癥,并將膿水引流出來,定期檢查傷口的愈合。

這場保守治療,歷時兩個多月。在漫長的等待之中,方悅的心情反復無常,倍感焦慮。

不忍心看到她這樣,張金輝不惜拿出了壓箱底的秘密來安慰她:“其實,以前我得過膽囊炎,膽也被切除,也插過管子,所以我很明白你的感受,放心,你慢慢會好起來的。”

這句話,比藥物還管用。在兩個多月的住院里,方悅糾結的心一次次被這些溫暖的話語所融化。

到她快好了,張金輝又拍拍她的頭:哎呀,看到你笑,我就知道你快好了。

手術漂亮,圈內知名的“戰神”

在普外科領域,他是圈內著名的“一把刀”。

在醫護人員愛逛的“丁香醫生”論壇中,很多同行對張金輝的一個評價是——

“手術很漂亮,出血和并發癥少,患者恢復快。”

在外科領域,張金輝幾乎是個“全能王”,他主持過各型肝臟、膽道、胰腺的良惡性病變手術上千例、各型微創手術數千例,也主持完成過超過一百例的肝移植手術,是手術室里的“戰神”。

最長的一次手術,他連續站了33個小時。那是2002年期間,他到香港瑪麗醫院,師從肝移植權威盧寵茂教授進修一年,專項學習人體肝移植技術。

那一次,他們連續做了兩臺肝移植手術。

“做完手術,回到宿舍,躺下一覺,十幾個小時就沒醒過來。”把房東都嚇壞了。

“戰神”就是這樣從一臺一臺的大手術中歷練出來的。2002年張金輝將肝移植技術帶回新疆,填補了新疆器官移植領域的空白,自體肝移植數量及質量居全國先進水平。如今,他又把一身超群的手術技藝帶到了深圳,為深圳患者帶來生命曙光。

兇險面前,他敢于為患者冒險

就在上個月,張金輝又做了一例堪稱“珠穆朗瑪峰之巔”的高難度手術——完全腔鏡下胰十二指腸切除術,該術式代表了我國肝膽外科界最高水平,迄今他已帶領團隊在深圳順利完成了5例。但是這例可謂最兇險。

那是一個“十二指腸巨大惡性間質瘤”,患者周先生的腫瘤長在了十二指腸的要道上,位置十分刁鉆。

找到張金輝之前,病人已經被好幾家醫院拒絕了,如果他再不冒險,周先生或許就沒希望了。

7月25日中午11時,在手術室門口的洗手池邊,張金輝摩搓雙手,腦海里不停地想著隨即開始的手術。

和他搭臺的,是跟了他十多年的徒弟邰沁文博士。

手術越做越緊張。突然,張金輝發現有腫瘤侵占了兩條重要的血管,氣氛瞬間凝住,大家只好先把手術停下。

切還是不切?

“切了,我們就要重建那兩條重要的血管,手術將難上加難;不切,腫瘤留下了‘尾巴’,以后很可能會復發甚至擴散。”邰沁文博士說。

兩師徒的腦海中有閃過“放棄”,但張金輝堅信,生命至上,他決定:“再努力一把,盡量全部切干凈。”

手術繼續,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。

經過12個多小時的堅持,他們成功切除了全部腫瘤,并重建了兩條重要血管,醫院開業近3年來難度最高的一臺手術就此完成!

凌晨1時多,手術順利結束,守候在外面的患者弟弟終于放下一顆懸著的心,“我就知道張主任靠得住。”

目前,周先生仍在住院觀察中,但情況恢復良好,師徒倆每天輪流查房,“醫生不是做完手術就沒事了,我要擔心他有沒有并發癥,重建的血管是否運作正常。”

知道這個手術的同行,都清楚其難度和風險有多大,否則這位病人也不會連續被多家醫院拒絕。

張金輝說,他不能因為風險大,很可能產生并發癥,就放棄一個病人。

如果不冒風險,永遠沒有進步,而且患者永遠得不到好的治療。

最年輕的“深圳好醫生”

在10位“深圳好醫生”當中,張金輝是最“年輕”的——來深圳的資歷最淺,不到三年。

生在東北、長在新疆的他,2015年才從新疆南下,作為地方級領軍人才,到2015年底開業的深圳市“醫療衛生三名工程”名院——南方醫科大學深圳醫院擔任普外科的主任、學科帶頭人。

短短兩年多時間,他帶領科室白手起家,躍升為深圳肝膽外科領域第一梯隊。科室完成了近3000例手術,其中微創手術率達80%,三四級手術占比70%,無一起醫療糾紛和差錯,挽救了大批疑難危重患者,實現大病不出深圳就能得到最佳醫療的目標,快速提升了深圳市西部肝膽外科優質醫療水平。

2017-2018連續兩年,張金輝主任均被評為普外科嶺南名醫。


編輯:常迪

微信“掃一掃” 關注深圳人才工作網(深圳高層次人才網)微信公眾賬號

甘肃快三开奖走势图
<code id="4u8c8"></code>
<noscript id="4u8c8"></noscript>
<tt id="4u8c8"></tt>
<center id="4u8c8"></center>
<code id="4u8c8"></code>
<noscript id="4u8c8"></noscript>
<tt id="4u8c8"></tt>
<center id="4u8c8"></center>